清暮

系暮/陆暮宛

cp杂食韩all

全职网近琅琊榜aph

深爱莫凡的霸图脑残粉

本命鬼灯白泽

莫凡凡的内心活动(*/ω\*)

lo主脑进水别介意

ooc   !! ooc!  !ooc    !  !

叶莫向

小学生文笔

流水账

私设重如山

第一人称

部分摘自原文

好的没问题的话就看下去吧(*/ω\*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叫莫凡。

正直少年时期花一样的年华才刚14岁⊙▽⊙

哦不对,抱歉拿错了剧本,重来。

我叫莫凡。20岁。

曾是荣耀神之领域第一拾荒者。现在也还是。想想还有点小自豪呢(*/ω\*)

他们都说我是个面瘫口残,但我从来都不这样认为。我不过表情少了点话少了点而已,其实内心世界还是挺丰富的。而且要说我口残你们有没有考虑过那谁轮回周泽楷的感受!

曾有那么一天,夜黑风高,伸手不见五指。很适合...上荣耀拾荒。

登陆毁人不倦,我就立马发现了个拾荒圣地。好像有这么一群人在打boss, 这个头戴大毡帽,脚蹬牛皮靴,身穿一件破马甲,一脸络腮胡的粗犷汉子,该是65级区域东部荒野的野图BOSS荒野镖客。而这里,只是55级的练级区恰克小镇。这里的野图BOSS应该是邪恶的镇长恰克。这应该是召唤出来的。

发现这个,我立马在世界上放出这个boss的消息。

我可是个职业的拾荒者。

凡是有打架斗殴流血死人的地方,就可能会有我的身影。

找到个适当的藏身位置就开始等他们打boss。这应该叫工会捕boss,莫凡在后。

正所谓神之领域boss战场,那可是硝烟弥漫,气氛紧张。

这些人好蠢,把boss送进那个洞里这么简单的事情居然做了那么多遍都不成功。不过说起来那居然有个狗洞!最后那只boss还是被塞到洞里去了,不过好像被卡在那了。哦,boss好像不会钻狗洞。

这会儿居然有个人从狗洞里出来了。他似乎还引起了三家工会的混战。真是个好人啊 。

地上躺着件看着就知道价格不菲的装备。但有另一个人也从狗洞里钻了出来,也!看!上!了!这!件!装!备!

跟我抢,看我不把你干飞×

我操纵这毁人不倦,所经之路皆一道血花,一条生命就这样被我收割了。当然装备也入了我的背包里。

我,莫凡。角色名毁人不倦。

没有工会,没有团队,独来独往,神出鬼没(*ˉ︶ˉ*)想想还有点小帅。

我不像普通的拾荒者只是在满地爆出的装备中寻觅,而是还会打量正在混战中玩家。我毁人不倦不只拾荒,还乘火打劫。

哦不,他们围攻上来了。

于是乎美好的局面产生了——他们打了起来。 这些攻击来自三家公会三个团队,他们相互之间又没有伤害豁免。攻击的时候更不会刻意回避。

更多的人倒下了,也更多的人红血了。地上也更多装备啦!

啥你问我为什么我没有在这个场面了被干掉? 呵。我早就发动技能地心斩首术到底下去了!

那空地的当间,突然一道人影破土而出,灰扑扑的,那当然是我的毁人不倦。没等他们做出反应呢,那尸堆里的数件装备就被我拣了个干净。

地心斩首术,先藏身于地底,避过了那一波的集火攻击。现在再跳出来,二话不说,先把装备卷了再说。

那边又有个红血的角色。一把干掉他,但一个装备都没出。郁闷啊!“穷鬼。”我不由得说了出来,顺便还发了个郁闷的表情。

但在我要走的时候,第一个从洞里钻出来的角色跟了过来。一身花花绿绿的装备,简直了。

我赶忙躲进一件房子里,埋伏。谁知第一个进来的居然是个女性角色。不管了打了再说。

打着打着又进来了个角色。嗯,是刚才那个花花绿绿的角色。这个人有两下子,居然可以从我的结印手势看得出我是用了什么技能。

“如果不是我身上东西太多,你躲不了。”我突然说道,但因为平时没怎么开口说话,咬字发音很生硬。

“如果不是知道你身上东西这么 多,我也不会这么做。”我听见花花绿绿这么说。

“多说无益。 ”我又说了一句。才不承认是因为我不太会说话才这么说呢!

从这场pk中可以看出这个人操作非常的好,但又不关我事。

为了赶紧脱战,我发动了技能百流斩,打算 困住他,结印是非常隐秘的。可没想到他居然就这样躲过了。

“这不可能!”我不由得喊了出来。这怎么可能?!明明结印时他是背对着我的!而且结印又没有音效,这让我怎么能理解!

“呵呵,你水平不低,我当然也得用一点非常规的手段了。”他是这么说的。

非常规手段?那是什么?是外挂吗?  我问了他。

可他却笑而不语。呵呵

他还说什么我这点小手段是没用的。手黄再。

说话间,我一个侧翻滚开,反手一抛,手里拽着长绳,忍 刀一下子变成了飞刀,攻击距离变长,而且还可回收。

他身形一侧,挥剑上去,居然一剑把这一击给磕开了。

可就是这么一击,我和他就拉开了距离。是个脱身的好机会。

我一闪身就要跑路,结果寒光一道,君莫笑一剑已经追了过来,但是,我如此之机智早早算好了对方的武器长度。我是靠甩出忍刀才能攻击到的,单靠剑长,这一击根本刺不到自己。谁想我以为不能,结果这一道剑光偏偏就闪到了面前。一细看,哦,君莫笑这一剑,竟然也是脱手飞出了。

这他!娘!的!算什么攻击套路!

我理解不来,但绝对不会错过这把装备。这又是个体现的拾荒者素质的时候了。 作为一个拾荒者,看到东西就要拾,这就是拾荒者的基本素质。做不到就别当拾荒者了,哼。

我准备把这把剑先击落再拾入背包, 结果就见他扔出这一剑后,挥出的手却没有停,继续朝着自己捅了过来,手里似乎又已经拿着个什么玩意儿。

这!他!娘!的!又!要!做!什!么!

茫然间,忍刀已经敲到剑上,叮一声响的同时,依稀又听到了“卡”的一声,他手中的东西似乎是接到了剑上。再然后……再然后被他劈到的剑竟然没有下落,继续直挺挺地刺了过来。

我正准备后跳继续闪人,可却被挑空了,是圆舞棍。

圆舞棍?他什么职业的?那武器是什么?好像是银武吧?应该很贵重吧?

一问,他居然说我迟钝!

查看君莫笑的资料,才刚52级!还没有职业!这可真神奇啊。要知道这可是神之领域啊,最低的练级区也是55级的了。

“武器看不到资料……这是……银武????”我叫喊着。

那个君莫笑居然问我看不看新闻,什么意思?他到底是什么人?

“哥最近很火啊,想不到竟然有荣耀玩家不知道啊!我真意外。”他居然这么说。要点脸吧?

“你是什么人?”我正这么问着。可忽然那边传来了一阵嘈杂声。

是那些人追了过来。这一番折腾实在是闹得太久了。不管了赶紧跑才是正道。

那个君莫笑在我跑了n个身位后居然说我不够义气跑也不等他。大哥我们好像不是很熟啊。而且要不是你一直这么缠着我我早就脱战下线了,要点脸好吗。

我一边跑路一边打量着君莫笑,这把银武一定很值钱 。我得出了这个结论 。

这一路跑这个君莫笑还一路打枪炮师,他肯定是跟枪炮师有仇。即使他说他跟枪炮师关系可好了。但你以为我会信?

后来遇到了五个人,和追杀我们的人是一伙的。都挺厉害,特别是那个战法。

这个战法一个落花掌就拍了过来。我一下子就越过去,开了个雀落。这技能发动快,攻击的方向角度可以任意改变,我收拾普通玩家的时候可谓是百发百中。

“轰!”的一声,落花掌拍出了。

此其同时,我也踩到了这战斗法师的肩上,我的雀落击中了这战法,但却也没能中断他的这记落花掌。好在略略阻止了这一掌的冲势,这一掌正面轰杀的前方隔海一个后跳就避过去了。

我的毁人不倦踩着这战法肩膀就准备直接背身滑下,同时手中刀柄的长绳甩开,已经是准备一个背身缚首术。 可这君莫笑却开声让我躲开。有点不明所以啊。 原来是战法的魔法炫纹。来不及躲避的我只能被这 魔法炫纹硬生生给炸飞了。

呵。被糊墙了。

心塞。

后来君莫笑也和他们对打了,场面更加热闹。更适合拾荒啦!当然,我不在场中那会是更好的。

战法用了个看起来很炫的伏龙翔天,也把君莫笑给糊墙了。

后来加入我们逃生小分队的五个人中有一个人大叫不可能。难道有什么bug吗?不然他为什么喊的那么生无可恋?

小分队的队友问那战法是谁,战法说他叫孙翔。

战法大哥你这样报真名真的大丈夫嘛!

口气还十分的骄傲。听着有点不爽啊。

“那是谁?很厉害吗?”已经从墙上落地的我把话接了过去。但君莫笑和分队友们听到了我说的话似乎很惊讶。

啊不知道又能怎样啊?我为什么要知道啊?他是我儿子还是我孙子啊?可是我不姓孙姓莫啊。

君莫笑和他们开始互喷垃圾话了。而且那个战法似乎还很鄙视我们。

啧。忍无可忍无需再忍。打了再说。

边打还可以边听到君莫笑的麦里传出了两个女声。哇打游戏还带两个妹子唉。

趁战法不注意我给他开了个白斩流,把他困住了。

最后结果当然是我们胜,虽然基本听不懂他们说些什么。

他们都死了后,队友们都很激动。

我没说什么,只是默默走上前去,把他们爆出来的装备捡了。

毕竟拾荒可是我的本职啊!

看也没什么了,我也就下线了。毕竟也不早了

这个君莫笑啊,散人,奇怪的银武,和枪炮师有仇,操作和意识都很厉害,而且很不要脸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或许会有后续吧_(:_」∠)_

用手机码字好心塞(°ー°〃)

评论(4)

热度(33)